挽回前任——缓解分手带来的“窒息感”

预约情感专家

添加微信号:qingyi026(高难度分手挽回 破裂婚姻挽回)

我真的挺心疼失恋者的,经常可以从求助我的私信中,读到一种身临其境的窒息感——突然分手,自己之前付出很多,对方不珍惜,不愿意谅解,似乎怎么做都没用。前任甚至还攻击、侮辱我们。

这样,换谁谁都憋屈、生闷气,这种窒息感甚至会紊乱我们的嗅觉、味觉,让我们食不下咽,哪哪都觉得别扭。

气大如养虎,虎大要伤人。很多挽回者就是从这里开始放弃的,因为实在受不了了。那我们今天的分享就从这里开始,教你缓解分手后带来的窒息感。

一、让情感重新“编程”

总有人问我“我们的感情还能不能挽回/复合?”,我重申一下,任何人的感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,都是不断发展的,相反,即使看上去天造地设的一对,也需要长期的经营。但可惜大部分人都不知道。

家庭关系的核心是夫妻关系,而亲密关系中的核心就是彼此。我们最在意的除了父母朋友就是恋人了,一些朋友甚至把恋人放在首位,没有什么比伴侣对我们的伤害更大。

就像我一直可惜的赫本女神,3次失败婚姻告诉我们。彼此的价值、吸引,并不是感情长久与否的唯一因素,也不是拯救感情的唯一方法。

我们或许需要一些“波澜”,至少不要避之不及,它可以让我们发现提升改进的原点,从根本上解决窒息的成因。

虽然你们现在分手了,但之前哪怕发生过一点争执,都可能代表前任都还没有彻底放弃你。

因为“全世界没有一对情侣没有持续性的矛盾,如果没有反而更糟糕。它代表情感上的疏离,彼此不需要对方,一直都没有建立真正的亲密关系”。

这是心理学家约翰·戈特曼在华盛顿大学实验得出的结论。

他在华盛顿大学建立了一个“爱的实验室”,他召集100对夫妇作为实验者,对她们进行观察、测试。

他发现,夫妻争吵的时候,如果彼此在意,心率和血压会更活跃且持续较长时间,心跳甚至一度上升到110次/分钟。而一些几年后离婚的夫妻则较为平静,即使争吵也只是暂时性的,有一搭没一搭,像是陌生人在跟自己说一些无足轻重的话。

这些很快离婚的夫妻,当时就被戈特曼教授大胆预测过,事后发现准确率超过90%。

如果你们分手很平静,你反而要反思一下,现在你想做什么,你到底想挽回,还是想报复对方。

虽然你们的心跳没被测试,但如果你们之前吵架的时候,彼此懒得搭理对方,内心也知道不用防备对方,那事实你应该相对清楚了。

所以你的窒息感,反而可能是你挽回的推动力。

当你真切感觉到这种窒息感,且是来源于对彼此的渴望、在意、不舍,你的挽回动力也才跟得上我的攻略。

这可能促成“免疫效应”,你因为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,也可能失去了一些黄金时间、契机,但你挽回的动力更足,对于一些细节问题更在意,否则你不会窒息、难受、焦虑。

这样挽回的效率反而可能更高,这也是很多错过了挽回黄金期,或者有很多矛盾最后成功复合的情侣的客观成功助力。

当然,现在你可以放松下,你没必要这么紧张,之前的感情问题不全是你的问题。

戈特曼还发现一旦情感脑上线并活跃的时候,认知脑的理性思考功能就会暂时下线。我们会陷入到自己的“情感洪水”中,内心随着水流漫无目的地横冲直撞,不由自主的对外界产生对抗性。

这时候“理解、包容、肯定”这些维系亲密关系的武器,早就不知道被洪水冲到哪个犄角旮旯。

A:“青菜太咸了,不好吃。肉太甜了,有点腻。”
B:“行,下次你来烧饭,你不是很……”

这是我在亲戚家吃饭的时候听到的对话。这时候的他们应该都“呼吸困难”,感觉对方不理解自己,又说不通,只能在心里憋着一口气。

对于A来说,他只是实话实话,觉得对方不可理喻。但对B来说就是“忘恩负义”,不得不说他几句,让他长长记性。

但长此以往很可能就分手了。

我们可以重新编程的内容之一,就是压力处理,但它没有那么简单。

“怀疑一切和相信一切,都让我们懒于思考”——亨利·庞加莱

临床医学表明“50~70%的人来看病都是由压力造成的。就死亡率而言,压力造成的威胁比烟草还大”。而即使在心理学繁荣、宣传较广、预防较为周到的美国,也有八分之一的人用过抗抑郁药物,他们中有一半用药时间都持续一年以上。

压力需要的不是简单的排斥或者接受,而是调节。

抽象来说,我们的大脑中存在一个“情感脑”和“认知脑”,分管情绪和理性思维。

“情感大脑”的细胞组织和生物化学属性都和大脑的其他部分不同。如果遇到难缠的情感问题,情感脑就可能触发技能障碍(dysfunctions),这个现象会让我们情绪爆炸,找不到方向,不是沉溺于过去的痛苦经历就是懒散没有动力,感觉心脏被什么东西压着。

它的功能是在我们没有察觉的时候,帮我们留意周围,确保我们能及时自我保护。尤其是当我们的伴侣开始索取或者侵犯我们隐私的时候,会下意识让我们从“享受爱情”的状态中脱离,让我们的情感避免暂时性自愈性“短路”。

你们之前有没有这样的经历,聊的好好的,突然他对你冷漠、发脾气。

现在我们要调整它,我们可能有一些类似创伤后应激障碍(PTSD)的问题,让我们像是惊弓之鸟,一旦遇到类似的问题,或者无来由的心跳加速、紧张、胃部收缩。

重点不是接受过去,而是接纳现在。

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员表面,大脑压抑负面情绪对心脏和动脉造成的负担,比直接承受负面情绪造成的负担更重。

“哀伤劳动”(grief work)在我们心痛的时候,或者缺乏安全感的时候,神经系统会开始失去秩序,把情绪重新洗牌,让我们回到混乱的状态再慢慢恢复。

这就是你现在的状态,可能一片混乱,但是恢复的前兆。

二、面对情绪失控

只是很多挽回者太混乱了,分手许久还在沉浸于分手前的完美世界不可自拔。甚至把失恋的问题向外归因,期待不需要努力就能得到的未来。

“等他原谅我之后,我会改”
“等他主动找我之后会努力”
“我现在难受,什么都不想做,不要烦我”。

我们需要稳定,但不需要病态的稳定。这种思维的朋友一旦发现真相——自己不主动对方不会主动回头。

自己反而会特别失落,甚至可能产生极端情绪。而上诉事实的发现又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。

窒息久了,不管什么原因,总会不可抑制的情绪失控。一般而言,如果不加控制,在失控发泄之后会更窒息(直到放弃)。

你可能不知道一个“落水”的人力气有多大,这时候拯救的难度有多高。

应对的方法,我首推“非暴力沟通”,基础方法之前文章说过几次,就不累述。这里分享一些进阶技巧。

匹兹堡大学教授大卫·塞尔旺,把自己对于非暴力沟通的认知、总结总结成了一个词“staben”,分别为六点建议的首字母缩写。挪威语意为“稳定”,如果你整个人稳定下来,怎么还能“喘不过气”,还用担心什么?

非暴力沟通的第一步是对自己进行非暴力沟通,另外,我想你也还没有到和前任沟通的那一步:

Source (核心)

我们是自己的核心,想要恢复稳定,让我们身心恢复,当然不可能指望前任突然“回心转意”。万一他以后再次提分手,我们岂不是要继续窒息、二次受罪。

很多女生也确实复合了,但很快又面临二次分手,继续被动、低位、讨好,真的很没必要。窒息后的疯狂,经常让我们吃亏。

是我们掐住了自己的脖子,是我们一直在用力伤害自己。

有什么事让我们紧张到不能放松,我们可以回顾一下,我们的紧张主要是对之前的愧疚和事后的手足无措。

我们可以问自己,反省了嘛?最近有改变吗?提升在哪?自己想要的是什么?

如果这些问题都没有解决,那就按下暂停键,暂时中止你的后续操作,忘掉任何人给你的攻略,先搞定这一步为止。

挽回可以有激情的情绪,但不能有疯狂的情绪。

《天气之子》有句话很到位“优柔寡断的男人最差劲了,交往之前要一清二楚”。

Time (时间)

跟自己谈清楚的时间最好在睡前和醒来之后。

这点可能和一些人不同,我的原因很简单:早晨起来没时间,工作、学习、吃饭的时候专心当下,八九点之后看似有时间,但那时你提升自己或者娱乐的时间,也不适合,只有睡前你的需求最迫切,这时候一般也最安静。

但我们在晚上容易脆弱,所以要配合醒来之后的信心加固。

不知道你有没有类似的经历,晚上可能很丧,但白天可能突然就信心十足,觉得之前的焦虑的事都不是事,自己都能完成。

Amicable (友好)

这是强调和自己对话时候的态度要好,你要确保自己能听进去。

你最好让你的自我沟通从一开始就很美好,确信“解决问题”“自我排解”两个目标至少可以完成一个。

比如我们可以“称呼”自己的名字,心理学界认为一个人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内心最美好,充满了期待、被认可的渴望、成就感、安全感、吸引自己注意。一般称之为“cocktail party phenomenon(鸡尾酒会现象)”。

我们对自己名字的敏感度超过任何语音、文字信息。可以提醒自己在和自己对话,自己在被重视,而且不是轻视的叫“铁蛋”“二狗”或者是一些代号。

Behavior (行为客观)

你的沟通、回忆要客观。

很多人会感到窒息因为自己主观上夸大了问题的难度,或者弱化了自己的能力。于是就会感到无法适应。

你可以通过自我沟通,让自己清晰定义回忆的内容,比如他不理自己,不是因为不爱,因为之前恋爱的时候他也有过类似的冷漠。

又比如自己被分手,也不是自己的问题,自己有很多优点。

Emotion (情绪)

情感是流动的东西(mot),我们永远无法压制,但我们可以让它移动到合适的位置。

比如精确定义情绪,比如焦虑,我们在焦虑他不回我们,那我们可以把焦虑转移到自己的聊天进度上,或者精确到找话题的水平上,成为我们的推动力。

Need (需求)

需求是沟通的根本动力和目的,马歇尔·卢森堡博士研究非暴力沟通的目的,就是希望沟通更友善、和谐、高效。

和自己沟通的需求也应该很清晰,比如让自己“准备好”,不用压抑情绪。

我需要快乐的心情,就去做能快乐的事;需要更多的时间,就想办法精简、腾出时间;需要更多的认可,就去提升获得成就感、外界安全感……

跟自己非暴力沟通之后,才可能有能力和别人非暴力沟通。

最近因为疫情的原因,虽然会迎来国庆,但可能不太方便出行,可能加重你身心的窒息感,你可以尝试一些室内运动,运动的过程也是调和身心的过程。

或者尝试精神上“挣钱”,比如寻找自己的优点,我有一个经常不自信的朋友,在我看来她已经很优秀的,化妆水平、知名度、手工能力等等,都超过很多人,但因为身形经常感到不如别人。

转化不自信为自信,就是在精神上盈利了。之后才能作为精神货币作为支持自己前进的基础。

窒息,并不仅是抽象的形容,它像是“心碎综合征”(1990被发现)一样,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。

它可以靠重新编译感情,寻找非物质层面的提升来缓解。但不是沿袭之前的老方法,比如玩游戏、找闺蜜倾诉。他们也有用,但低效、局限性很大。

调整自己的能力是我们与生俱来的,就像伤口愈合一样,每个人都能做到。不断学习、提升只是让他效率更高,更有针对性。

高难度情感挽回专家 | 导师微信:qingyi026

幸福情感官方网站:https://www.qyhz88.cn


百度或微信公众号搜索:qingyi026

官方网站:https://www.qyhz88.cn

预约情感专家

添加微信号:qingyi026(高难度分手挽回 破裂婚姻挽回)